暴涨4倍后突然6个跌停闪崩 “超级庄股”仁东控股之祸谁来接盘?

  • A+
所属分类:专业体育

暴涨4倍后,突然6个跌停闪崩:股东质押,牛散套现,“超级庄股”仁东控股之祸谁来接盘?

来源:市值风云 

控股股东轮流转,金融业务闹得欢,债务危机没钱还,牛散套现说拜拜。

今年以来,“牛股”仁东控股(002647.SZ)股价从最低16.16元/股,涨到最高64.72元/股,暴涨了4倍。

然而,11月25日突然莫名其妙、毫无征兆地开始闪崩,股价连续6天跌停,截至今天收盘仍一字跌停,非常壮观。

(仁东控股2020年股价走势)

如此波澜陡峭的股价走势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城头变幻大王旗:控股股东轮流做

上市公司仁东控股历史有三个名称,经历了多次控股股东变更:

(1)名称分别为宏磊股份(2011年)、明盛金科(2017年)、仁东控股(2018年);

(2)控制权分别在2016年4月、2018年3月、2019年11月、2020年11月发生变更,即五年四次易主。

最早宏磊股份是2011年12月登陆深交所中小板的,主营业务是铜材贸易。

2016年3月宏磊股份控股股东戚氏家族卖壳套现30.24亿离场后,2016年4月控股股东由戚建萍变更为和柚技术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郝江波。

新股东入驻后当年就装入了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广东合利”)。

广东合利是一家搞金融的公司,后面风云君再讲这家公司。

2017年3月上市公司由“宏磊股份”改名为“明盛金科”。

风云君曾在2017年9月13日就发表了文章《群雄风云 | 民盛金科的大佬“夜宴”:现代版买椟还珠玩壳术》,对明盛金科的买壳装资产、新进的股东背景以及隐藏的风险做了提示与分析,我们继续讲讲后面的故事。

2018年3月,控股股东由和柚技术变更为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霍东,主营业务转为金融科技业务,于是名称2018年8月1日又从“明盛金科”改名为“仁东控股”。

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1.19亿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海科金集团管理,托管期1年,同时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海科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控制上市公司28.94%的股份表决权。

海科金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仁东控股这一举动本质是找国资增信和借款,比如还要给海科金集团2000万/年,而海科金也承诺1年内提供不超过50亿的资金支持。

其实在此之前,仁东控股和海科金集团已经有往来,就是“你给我投资股权,我再委托借钱回给你”的把戏:

(1)2019年1月3日,仁东控股发布《关于对外投资的进展公告》,上市公司及其他投资方与海科金集团及海科金集团原股东方签署《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增资协议》,公司将认购海科金集团8264.46万股,认购价格为每股1.815元,认购金额为1.5亿元。增资完成后,公司对海科金集团的持股比例为3.0236%;

(2)2019年1月24日,海科金集团与仁东控股孙公司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签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海科金集团委托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向上市公司控股孙公司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1.5亿元,贷款期限为2019年1月24日至2019年12月13日,借款用途为补充企业流动资金,年利率为6%。

2019年11月15日,协议正式生效,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海科金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北京海淀国资。

然而,1年后的2020年11月18日,仁东控股公告表决权委托和一致行动关系均终止了,控股股东再次变回为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霍东。

不再续签的原因是双方合作低于预期:

(1)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

(2)国企相关政策的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

也就是说资金支持不到位?那么海科金集团控股这一年期间,总共支持了多少资金呢?

仁东控股本来想傍一个金主的,2019年11月和2020年4月分别申请向海科金集团借款10亿、20亿,但实际才借到了1.45亿,希望破灭了。

仁东控股没有国资撑腰之后,第三天股价就开启暴跌模式。

二、金融业务闹得欢

因为仁东控股做的是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的金融业务。

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4.86亿和18.31亿,主要是第三方支付、供应链业务、保理业务。

(仁东控股收入结构)

居然还有小额贷和融资租赁业务,这些金融业务都需要较多的资金支持,而且净利率很低,完全承受不起风险的波动,2019年扣非净利率才1%。

仁东控股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主要是子公司广东合利贡献的,最早2016年14亿装入上市公司时,形成了11.94亿商誉,当年的年报审计师就出具了保留意见。

(2016年年报审计师意见)

当时收购广东合利是没有业绩承诺的,在深交所的强力追问下,2017年4月补签了《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承诺广东合利2017年和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1.14亿、2.18亿。

然而,2017年和2018年广东合利实际的净利润仅为0.84亿、1.42亿,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63亿、1.30亿,完全不及业绩承诺,2018年仁东控股收到业绩补偿款1.39亿。

仁东控股只是在2017年对商誉进行了减值处理——2017年计提减值1.95亿,2018年并未计提商誉减值。

不知道今年商誉会不会减值?

减值多少呢?

三、债务危机没钱还

金融业务需要大量资金周转,稍有不慎就会遇到偿债风险。

这不很快就出事了。

2020年10月30日,仁东控股公告:借了兴业银行3.5亿的借款还不了。

即使截至2020年11月20日,也只偿还了0.8亿,还是大股东仁东信息借给上市公司的款。

截至2020年3季度,仁东控股仍有短期借款4.61亿,长期借款5.21亿,合计9.82亿。

从上表可看出,仁东控股三季报账上货币现金不是有15.54亿吗?为什么不用这钱来还呢?

其实账上现金基本都是客户备付金,是客户委托支付的,先交了钱但放在中国人民银行里存管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仁东控股)是不能随便动用的。

(15.54亿货币现金明细)

不能动的还有保证金和准备金,排除之后,仁东控股三季度能动用的现金只有7000万(活期存款+定期存款)。

也就是说,仁东控股货币现金绝大多数都是受限资产,截至2020年10月25日,未受限的货币资金只有0.51亿。

加上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2192万,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仅1713万,仁东控股即将到期的债务依然面临无法偿付的风险。

四、牛散套现离场去

从2019年的短期借款中,可以看出基本上是质押借款。

(仁东控股2019年年报)

仁东控股前十大股东,基本都有质押,其中有三个股东股权还被冻结了,包括前控股股东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

(2020年3季报)

而且质押的比例都很高,在股价这种悬崖式一字连续5个跌停情况下,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十分严重了,预计接下来会有券商被动减持股票的消息。

而2019年年报中的前十大股东,比如牛散景华(第五大股东)及旗下的润泽2号私募基金(第七大股东)、王逑(第九大股东)、阎金娥(第十大股东),都已经提前套现出逃,完全消失在3季报中不见了。

(2019年年报)

以牛散景华为例,今年至少减持8亿以上。上表没有列出其所有的减持。

(减持数据来源:choice)

股东户数可看出:9月底股东户数为13090人,较同期增长97.2%,而6月底仅有6638人。

(数据来源:choice)

也就是说,都是散户接盘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